看啊 我们改变了世界

【南北组】诡门占卦(猎奇惊悚向

大家好吖这里是萌新希子 (。-`ω´-)爱好是交 朋 友 (。-`ω´-)

大概是一个后期很6很6的悬疑恐怖文

【高亮】注意

1.无大纲无存稿纯手码(´∀`*)

2.带vsinger全员,可能一言不合就死人_(:3 」∠)_ ,所以亲故喜欢的角色挂掉了的话别闹哇,毕竟南北主线w

3.真.南x北 南x北 南x北 

4.全架空(*´∇`*) 灵感来源十四分之一,开头很欢脱

5.可能有些黑

6.听说凑齐6点文会变得很6

如果都没问题的话那就开始吧 (。-`ω´-) 



00序

我从未像现在这般怀疑我的双眼

她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我的面前

不应该啊...不是已经结束了吗

双手开始颤抖

她轻启双唇呼唤着我的姓名,步步逼近

我知道我已无处可藏


01

  上海时间下午8点整,电视电源被洛天依简单粗暴的摁断,她抓起一只海蓝色书包,大致看了看包的容积,然后又往里面塞了一包果冻。

"阿绫,你快点哟。”

“知道了知道了”

两个孩子一前一后的走在通往村中心的桥上。他们爸妈已经在那儿等他们了——今天是村里举行坝坝筵的日子。

已临近傍晚,原本为数不多的几丝钴蓝终于将潮红吞噬。

不得不说江边的景色还是很不错的,特别是你想46度抬头望天喜极而泣不成声然泪下的时候。

“阿绫真是磨蹭啊,说不定言和他们早就开吃了呢”洛天依噘了撅嘴,表示自己并不想为了村子里随处可见的江景而驻足。

一声叹息,乐正绫抓起这位发脾气的少女肉嘟嘟的小爪子向目的地奔去。

夜色终于席卷江面,漆黑一片。


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时候,洛天依就被几里外的鸡啼吵醒了。

裹紧被子在床上滚了一会儿,她终于安静下来。

「反正也睡不着了,不如去帮爸妈打鱼吧。」

她正准备下床梳洗,却突然感到一阵头重脚轻的无力感

四肢像是被铁链缠住,有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在拉住她往下沉

苦涩的江水涌进她的鼻腔,眼角膜周围微小的毛细血管破裂,眼泪开始模糊视线。

“救...”

直到什么也无法看见。



“...喂”

「嗯..脸好像贴到了什么凉凉的东西」

“干嘛不说话?死掉啦?”扎着四马尾的少女将手背贴近天依的脸,又拍了拍。

“......”

“哟,还肯睁眼呢”

“...星尘er这哪里啊”

洛天依仔细打量了一下四周,她现在还在躺一张大床上,只是房间似乎..不是一个渔家孩子能住的。床正对着一副巨大的挂画,门廊向南北舒展,墙上设置着六角形观景凸窗。

我穿越了?还tm是身穿?!

如果不是星尘坐在她身边一副我不认识你的表情,大概洛天依真的会以为自己穿成了一个千金大小姐,如此气派的欧式别墅她平常可都是不敢想象的。

“这是...”洛天依表示她还是有些搞不清楚状况,扭头看向身旁的少女。

只是还没等到星尘开口,一个陌生的机械音就已经灌入耳膜

“看来最后一位玩家也已经苏醒了。”

“你是..”

“别说话。”星尘一把捂住天依的嘴

“首先,欢迎各位来到x先生的小屋做客。我想和各位玩一个有趣的游戏。”

x先生?什么烂名字。

“请大家放轻松,这只是一个游戏。”

放轻松?好笑,突然有个人把你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还哈哈哈哈的说咱们玩个游戏吧任谁都会吓到嘛

“游戏没有规则,只需要各位尽全力逃出这里。”

...喵喵喵?我跳戏了?

“第一个成功逃出的玩家可以离开,但一旦有人成功逃离,其余的玩家都将葬身于此。”

“若三小时内没有玩家决定出逃,结局同上。”

“当一位玩家出逃失败,将延长各位生命时间60分钟。”

“祝各位玩得愉快,新年快乐。”

短暂的沉默之后,星尘扯了扯洛天依的袖口。

“我们还是....”

“先下楼看看那些其他的「玩家」吧。”


洛天依放眼望去,这个x先生的小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金碧辉煌。只是这里充满了科技感,以深蓝为主色调布满整个大厅。

嗯,蓝色。对这里怎么有了一种迷之亲切。

大厅已经有几个玩家的身影,他们低声交谈着什么,偶尔还会传来几声嬉笑。

就是个恶作剧嘛,这种玩笑果然只有自己才会中招。

“我说,大家。”一位玩世不恭的少年开口,“既然他想让我们逃生,现在门大打开着,我们是不是应该跑出去啊。我下午还有课,再不去就拿不了大学毕业证喽。”

“我同意,”栗色长发的姑娘附和道,“今天晚上我舅妈结婚我得去准备准备”

“哈哈哈哈哈哈舅妈结婚”人群中转来放荡不羁的笑声,气氛又活跃了不少。

笑够了,少年迈开他的大长腿走到门边,留下一个潇(中)洒(二)的背影

“好啦各位,有缘再见,拜拜咯”

「拜拜咯」

洛天依在心里面想。

她转过身,拉着星尘想要继续参观这个“x先生的小屋”

这可不是每个人都能见到的。

从这里出去后,可以把这些事全部记录在手账里,一定很有趣。

然后再把这些给啊绫看,不过那个家伙肯定不会信...

“啊————————‘’尖锐的,要把耳膜震破才罢休的声音打断了天依的思考,并博得了所有人的目光。

上一秒还嬉皮笑脸的,全身散发着“老子无所畏惧”的大学生,现在身体被劈成两段,内脏与肠液伴随着源源不断的鲜血迅速涌出,空气中弥漫着浓浓地血腥味,警告着每一位“玩家”轻举妄动的下场。

“呕....”洛天依感觉快要站不住,失重感愈发严重

那股金属的味道,如同江水一般咸涩

就快要喘不过气。

「拜拜咯」

「拜拜咯」

“恭喜各位玩家,获得宝贵的60分钟休息时间。”机械音再次传来,愉悦的音调昭告着他兴奋的心情,好似一位教练在为他学生的胜利而祝贺。

“他没有骗我们....我们都会死在这里!逃不出去的!”一位中年妇女的尖叫让所有人绷紧的神经彻底断裂。大厅的玻化砖映射出他们脸上恐惧的神情,人心惶惶。

洛天依感受得到身旁的星尘此刻的颤抖。

为什么她和星尘会来到这里。

这里是哪里。

哦,x先生的小屋。

x先生的小屋又是什么。

杀人..是违法的啊。

接下来呢。

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

我会死吗

我还要让爸爸妈妈安享晚年呢。

乐正绫,你在哪里

铺天盖地的疑问扑面而来,就像是被摁住了咽喉,那种窒息的感觉又来了。

「拜拜咯」

「拜拜咯」

是谁在策划这场荒唐至极的游戏。

-tbc-

大家来猜猜最后一句话喽(´∀`*) 

评论(5)
热度(5)

© 十二日谈 | Powered by LOFTER